中读

我的语言学习:1 多语者

作者:越上南吳

2017-10-23·阅读时长6分钟

1038人看过

有个笑话,说会使用多种语言的人称为多语者,会使用两种语言的人称为双语者,只会使用一种语言的人则称为美国人。那么显然自己属于最没有笑点的第一种。

 

前些天,有人拿德语“可分动词”的问题来问我,称我为“版主”,我才意识到自己至今仍挂着“声同小语种论坛”德语版块的版主名衔,却已长久不曾为论坛出力了,羞愧难当。当年我还在读研究生,论坛的组织者“甘蔗(Sugarcane)”兄与小竞兄发来邮件,希望我替他们创办希伯来语版块。之后希伯来语版块建成,我又提议建立了藏语和印地语版块,我自己暂任前两个版块的版主,之后有专门的人了,就专做德语版块版主。又邀请张鸿伟君主导阿拉伯语版块。原本还想请陆酋(Yuggu/Katou)兄坐镇,无奈陆酋兄只愿在一旁注视(后来我自己竟也转向了这种心态,学得稍多,即不敢随便发言)。同一时期也结识了一些其他版块的版主,比如余世博(小y)君与瓦罗兄(他在拉丁语方面着力颇多)。这些都是不亚于我或者超过我的多语者,而且都是同龄人。

 

在我初入多语学习领域的时期,“雪人”的“外语沙龙”为我提供了一个难能可贵的交流平台。听闻“雪人”自己就是一名非常强的多语者,可惜不曾与他有过私人的接触。在“外语沙龙”中结识的陆酋兄与袁懿麟兄倒是不嫌弃我初学者的无知,为我提供了大量的帮助,令我受益无穷,以至于当时我就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成为了前辈也须耐心帮助后辈初学者,不知今日可有做好,只能随我的学生们心知肚明了。

 

陆酋兄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学友,上海人,学过的语言比我多,当时正在韩国留学,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对突厥语和高加索语言的研究。他曾热心地寄书给我。另一个上海人袁懿麟兄则痴迷于欧洲语言,最大的爱好是收罗国内外的各种小语种词典与教材,也向我提供过不少的资料,至今受用。袁兄有志于亲手编撰一套多语种对照词典。

 

学友闲谈,寒暄最多的是“最近新学了什么语言?”似乎学习一种完全陌生的语言需要的决心倒不如买一件新衣服。其实各自心知肚明:学习的过程至少比追女孩子辛苦得多。总有一部分男人会对这种在暗地里一个人排除万难之后对着别人举重若轻的感觉欲罢不能。

 

说到这里,我想顺带一提的是,女人在这一点上和男人不同。可能是我交往的圈子太狭窄,接触的女人不够多(然而我到底也是有中国特色的外语院校毕业的,如今又在外语院校工作,见过的女生再少也总比男生多)。但是我至今尚未遇见能够为了自己的爱好咬牙忍过枯燥、痛苦而又漫长的学习阶段的女人。在别人给定的目标上,女人往往比男人更乖更勤勉,这一点从学校考试成绩就能看出来。然而,面对自己设定的目标,更多女人会显得无所适从。我较少看女性作者的文字,不是刻意性别歧视,而是因为女性的文字思想层次往往不够高,流于感觉的表层,缺乏深入的分析。女作家中写小书、小作品,发表小感怀者居多。女人与理论、数据和事实的距离比男人略远,想要在学术上有所成就的女性应该正视并克服这一点。

 

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为了把初学者吓住。事实上,学会一种语言并不像一般人所想的那么难,那么费时间。一般的外语院校培养学生掌握一种语言动辄三四年,其间未被利用好的课时数往往占去大半,加上学习者打个游戏,谈个恋爱,兼一份职,总之线上线下御宅现充二点五次元各种社会活动,三四年过去了依然竹篮打水一场空者比比皆是,赔钱又赔青春。撇开这种湿嗒嗒黏糊糊的loser生活方式不谈,一个正常人一生中要掌握两三种语言其实是一件不费吹灰之力的事。那些索性让下一代放弃方言的人实际上都是些懵懂无知的乡下人(如果不是包藏祸心的败类的话)。接受一定程度的教育,加上有意识的自我培养,掌握四五种语言丝毫不会影响头脑正常的运作。所以,我想撒一下娇,姑且把这种程度的人(从字面意思上看他们毫无疑问都算是多语者)排除在我这里所指的“多语者”之外。或者我可以给程度更高的多语者换一个称呼,叫作“学术型多语者”,以区别于“应用型多语者”。

 

“学术型多语者”这个概念不难理解,法国的商博良,中国的赵元任、陈寅恪都可以归入此类。我认为这类人至少应该具备三种特质:

 

1. 懂10种以上的语言,涵盖3个以上的语系。一般来说,为了实现交流或者获取信息的目的,一个人至多只需要掌握个位数的语种,学习两位数语种的人必定志不在此。当然,要是掌握的语言很多,各语种间却非常相似,也显然价值不大。比如某人学过意大利语、法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加泰罗尼亚语、拉托罗曼语、罗马尼亚语、科西嘉语、普罗旺斯语、拉丁语,号称精通10门外语,倒不如别人只学好希伯来语和梵语两种。当然,我想,内行之间还是不敢这样献丑的。

 

2. 掌握基本的语言学和语文学常识,能用广适性的语言学习方法论在认识中组织起一个全球语言系统。这一点很重要,可以区分外行和内行。外行看到的都是分别的现象,听到的都是孤立的概念;内行则能及时把握住现象下面的原理,构建起一个属于自己的认知系统,令每一个语种的子系统与语言学的母系统相挂钩。比如,掌握一点语法学的人都知道国内德语学界所谓的“第四格”、梵语学界所谓的“业格”、英语学界所谓的“直接宾语”和拉丁语语法所谓的“宾格”指的是一回事,就不需要被某一种语言的语法概念牵着鼻子走,每学一种语言就另适应一套体制。至少绝大多数语言现象都是可以用统一的语言学思路解释清楚的。可惜的是,如今中国外语院校的教育者大多不是多语者,一辈子困守于一两种语言的体系坐井观天,自以为够用,普遍轻视语言学。只有多语者自己能体会语言学的强大功能。靠听说读写的模仿训练需要几个星期几个月才能掌握的内容,掌握好语言学后往往只是几个小时的事情,一点都不夸张。但是反过来,也只有多语者才能学好语言学。没有广泛的语言材料,语言学也只是理论上的空谈。如果一个人号称自己是语言学家,学过的语言却不到10种,我会直接认定他是学术骗子。

 

3. 所掌握的语言能用于学术研究。这一点包括用已掌握的语言学习新语言。当然了,单纯为了赚钱或把妹而学十几种或几十种语言的人也基本上不存在,所以这一点讲了也白讲。

 

我这里所说的多语者,指的就是这类人。

 

我喜欢和优秀的人打交道。一个真正优秀的人只有从另一个优秀的人身上才能看到自己究竟有多优秀。人世间有各色各样的优秀,而我相信,我的这些多语者学友都可算是人群中的佼佼者,平摊下来,恐怕万人之中也难得其一。虽然一路也算有不少的同行者来来去去,但是,我还是想告诉有意踏上这条路的后辈:语言学习自始至终都是一桩极其孤独的事,没有人可以代你记一个单词,没有人可以与你换一天班,替你努力一分钟,初学时的新鲜感转瞬即逝,接下来你要面对的就是无止境的枯燥与重复。

 

在这一点上我倒是不介意别人说多语者是天才。多语者的天才就在于他们默默地熬过了常人无法逾越的怠惰,对枯燥然而显然有意义的事甘之如饴。具备这种品质的人,哪怕不学语言,做其他事也一样能鹤立鸡群。

 

当然,脱离这一点就没有谁可以被称为语言天才了,至少我没有见到过不勤奋的多语者。学校里看漫画看言情小说看得天昏地暗地老天荒沧海桑田苔痕上阶绿依然成绩傲人的同学倒是碰到过几个;漫不经心,靠耍点娘胎里带来的小聪明就能在学术上有所成就的一个都没有。请想一下陈寅恪和钱穆先生的眼睛是怎么瞎的。

 

所以,为了把多语者从“天才”的神坛上拉下来,我想花费一些篇幅和时间把这些年自己的语言学习经历详细地做一次回忆,顺便介绍一下自己学过的那些语言——她们都是我心爱的情人。因为我的自曝情史,哪怕能增加一个同道中人也是善哉善哉了。

 

以上算是开场白。

 

下篇预告:

我的语言学习:2 上外

索南吉Celine甜橙树enid1024陈艺帆苏老猫LobRay 18人推荐

文章作者

越上南吳

发表文章85篇 获得19个推荐 粉丝1017人

一名專種裸子植物的德語教師

中读签约作者

现在下载APP,注册有红包哦!
三联生活周刊官方APP,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下载中读APP

全部评论(9)

发评论

作者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