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读

珲春划界

作者:卜键

多天前·阅读时长5分钟

32人看过

本文需付费阅读

文章共计2641个字,产生0篇读感

如您已购买,请登录


伊格纳提耶夫


沙俄侵略者的胃口是逐渐加大的,也是受了吉林当局不设边防和海防、放弃巡边、放弃管辖和治理等行为的刺激。刚潜入河口湾时,他们难免提心吊胆,将彼得冬营选在入海口之北的岸边——应是为了逃跑方便。看看左右无人,便在庙街设立哨所(外交部得知后命改名货栈),然后才是在阔吞屯和迭卡斯特里湾等地布点。两年多时间内全无人过问,方得放开手脚干起来,溯黑龙江向上、再向上,沿鞑靼海峡向南、再向南。嘉庆帝在位时曾写过一篇《因循疲玩论》,痛斥官场的因循守旧和玩忽职守,也颇能切中吉林将军衙门之弊,原来的将军如此,景淳将军不仅照常施为,还加上其在内务府养成的乖滑和抖机灵。

奏报珲春河之事纯属抖机灵,属于无事生非。查《中俄北京条约》此处原文,是说“再由瑚布图河口,顺珲春河及海中间之岭,至图门江口,其东皆属俄罗斯国,其西皆属中国”,并非以该河为界。穆督在开始时也想给中国留一段海岸线,初拟占到大彼得湾为止,后来觉得相邻的波谢特湾实在太好了,干脆纳入囊中。景淳不知稳定军心民心,属下一慌,自己也慌,急急上奏,生怕将来把账算到自个儿头上。可笑的是皇帝、皇弟和一班大臣皆不去细核协议条款,一样地跟着慌张,发出的照会也透着慌乱,如若俄方顺着竿子上,还真麻烦。

珲春距省城吉林约1000里,并非遥不可及,景淳任将军8年间从未去过。揆之常理,此时即将与俄国划界,无论如何也要前往查勘一番,但景淳没有,反而是不断抱怨天寒地冻、道路难行。咸丰帝大约也有点絮烦,传谕告诫“毋得以道路险阻为词,致有延误”,严命一定要赶在俄方之前,“及早设法,亲至兴凯湖、图门江一带”,也仅是口头答应。与他相仿佛的还有成琦这个宝贝,一到吉林便进入“景淳状态”,两人合念苦经,愣是把奏折写得像一篇游记或历险记:

初五日夜,雪厚寸余,山水陡发,所有新修桥梁道路,或被漫溢,或被冲断,以致节节受阻。至所遇窝集,均在万山之中,山岭崎岖,树木丛杂,路径蜿蜒,仅通一线……奴才等诚恐有误行期,督饬随员人等,冒雨跋涉,或陷于泥,或蹶于水,呼号之声,远近相应。迟至十三、十四等日,始抵宁古塔城。

石述 1人推荐

文章作者

卜键

发表文章147篇 获得1个推荐 粉丝1093人

国家清史专家、金学研究专家

中读签约作者

现在下载APP,注册有红包哦!
和10000+会读书的人一起阅读,分享读感

下载中读APP

全部读感(0)

写读感

作者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