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读

外公的葬礼

作者:三联生活周刊

多天前·阅读时长2分钟

72人看过

本文需付费阅读

文章共计1411个字,产生0篇读感

如您已购买,请登录



(图 陈曦)


文/迷津欲渡

获悉外公去世的消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晴天霹雳。也许是在这之前,他已经数月缠绵病榻了。在家乡,家里的老人过世了,常常会说老了人,丧事也常常会称为喜丧。而这,是不是说,死亡本身也本非如此悲凄?

送葬的那天,我们从外公家出发,随着抬灵柩的队伍绕着小镇的街道走一圈,遇到摆路祭的人家点燃炮竹,舅舅就抱着外公的遗像向那人还礼,布礼的人递上毛巾裹起东西以示感谢,随后队伍继续前行。外公的老家在江对岸,祖坟亦是如此,包船的事宜提前就预订好了。

乘船过江,江风刺骨,那时候,我穿着一双不合脚的薄皮鞋,走过泥泞曲折的路,腿早已冻疼得没有知觉了,后来母亲体贴,同我换了鞋,可刺骨的疼痛并没有得到缓解。母亲是个坚强的女人,自外公去世以后,她一直很伤心,即便如此,她也不甚表露,仿佛忙碌地操持各项事务就能让她片刻忘记失去父亲的痛苦。换上我的鞋之后,她又不知跑到哪里去处理事情了,好在还有父亲从旁周全着。

下船后,又是一段长长的泥泞路。葬礼的仪式要求半路上我们也要跪在灵前哭丧,但在这样老旧的路面上,几乎找不到合适跪拜的地方,大家一路还要负重前行,所以能免的就免了。到祖坟山的时候,地上、树上已经积了厚厚的雪。我们撑着伞站在这荒无人烟的天地间,积雪没多久便把重量倾覆在伞上,大家不得不收起伞,抖落积雪,再撑开。我撑伞的手在寒风中冻得通红,身体也禁不住瑟瑟发抖。几位称之为“八仙”的抬灵者,提着锃亮的铁锹,开挖墓地。我们站在风雪中等待着,有时候冻得实在不行了,蹲下身子,几个人撑着伞围缩在一起。偶尔说话的时候,空气中呵着白气,一股冷流立即顺着张开的嘴巴没入到胸口,撕裂般地疼痛。

文章作者

三联生活周刊

发表文章4254篇 获得6个推荐 粉丝42958人

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

中读签约机构

现在下载APP,注册有红包哦!
和10000+会读书的人一起阅读,分享读感

下载中读APP

全部读感(0)

写读感

作者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