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读

被误解的自己,就是生活最大的危险!(唯物论误导我们)

作者:王建平

多天前·阅读时长3分钟

13人看过
王建平:每日一文:《感知论第五部》(7)
我们为什么不知道自己是什么?

我们是什么?人究竟是什么?这个根本性问题至今仍然没有答案。人不是一个既明白无误又通情达理的存在,这对我们来说就是无穷无尽的灾难。我们不能确定自己是什么就无法确立自己的位置,没有一个恰如其分的主观立场,我们怎么面对世界?我们怎么妥善地安放好自己?我们怎么能与世界建立起恰当的关系?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怎么建立人与人的关系?怎么营造出适宜我们的生活?


我们究竟是什么?这的确是一个天大的问题,更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不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用什么来做存在的前提?我们怎么找得到存在的目的。历来,我们都在试图放弃对自己的解释,我们甚至意识不到要对自己作出正确的解释,更意识不到解释不了自己将引发的巨大危机。我们自己是当然的不由分说的存在,是默认的无需定性也无需解释更无需证明的存在。我们就是我们,我们难道还不知道或者不懂得自己吗?这种对于我们自己的无意识态度使得认识的主体无法具有确定性的存在。认识主体的无名状态必然导致认识立场、认识角度以及认识前提的丧失,更加严重的是,丧失了认识目的,这其实就是自我属性的缺位造成的后果。当我们把自己定位为“不长毛的动物”的时候,难道我们获得的世界是动物的世界吗?这种混淆不是无意的,这是我们有意的无知,我们竟然无视人与动物的根本区别。或者说,我们竟然不知道人与动物有本质的区别。
为什么我们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是我们曾经百般追究而不可知?还是我们从来就没有追究和无从追究?我们只知道自己的形态、习性以及行为特征,我们甚至清楚地知道自己身体的构造和生命运行机能。生理学与解剖学已经将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细微部分都公诸于世,但这跟我们是什么没有关系,这些物理性了解并不揭示我们的存在本质,就是将我们分解到细胞也无济于事,也无法回答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存在。我们与猴类动物,与猩猩、与别的灵长类动物的生理区别并不大,与大猩猩的DNA结构相似度达百分之九十几,这不说明任何问题,我们与动物的区别仅仅是躯体的差异吗?我们是什么是指我们像什么吗?追问我们是什么有什么意义?


我们是什么意味着我们为什么要这样生存,我们是什么意味着我们为什么要这样面对世界,我们是什么意味着我们应该建立什么样的生活形态,我们是什么意味着我们只能做出这样的行为和达到这样的目的……只有清楚我们是什么,才可以明白这世界为何如此存在、才会真正明白一切事物的存在关系、才会明白我们与世界的真正关系、才会明白我们人与人之间是什么关系和应该建立起什么关系。只有真正明白我们是什么,才知道我们的所属、所能、所需和所有。只有真正明白我们是什么,才会理性的有目的的建立起适应于我们的生活,才能拥有幸福、愉悦的生活。
然而,我们可以轻而易举地知道世界上有什么,我们已经得到些什么,但我们就是不知道我们是什么。我们止步于对自己的了解说明,我们尚处于智慧文明的低级阶段,我们的智慧能力是多么的狭窄和片面,我们仍然是多么的愚昧和无知。我们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的基础上创建的世界是合适的和理性的吗?我们在不知道自己最终目的的情况下进行的科学活动是科学的吗?我们在对自己不甚了解的状态下走过了几千年的文明过程是应该的吗?我们有若干事实来证明我们还没有真正懂得世界,但我们找不出一条理由来说明我们不应该懂得自己。
可我们为什么就是不懂得自己?是什么在阻挡着我们了解自己?我们用了解世界的方法为什么不能了解自己?如果世界是一种客观存在,我们难道不是另一种客观存在?客观存在的意义是不是不可了解?客观的本义是不是就是不可知?我们只知道客观的外在,不可知客观的内在。我们只知道客观的状态,不可知客观的来由。因为客观存在的内在原因和来由都是无穷无尽的,任何追问都不可能到头,也就是理论上就不可能有答案。


如果将认识客观存在这种不可知的方式放到认识我们自己的身上,那么问题不就昭然若揭了,我们根本无法用客观逻辑和客观思维来认识自己和了解自己。我们不明不白存在的原因就是唯物论的客观存在逻辑拦住了我们的追究,既然有了不明来路的客观世界,就当然会有不明不白、不知所以然存在的我们自己。我们到这时才明白过来,原来不可证明的客观存在害了我们,害得我们没有存在的理由,更没有存在的真相,如此一来,我们从何处了解我们自己?我们将永远不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了。(接下)
0人推荐

文章作者

王建平

发表文章708篇 获得0个推荐 粉丝57人

现在下载APP,注册有红包哦!
和10000+会读书的人一起阅读,分享读感

下载中读APP

全部读感(0)

写读感

作者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