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读

理科求真理,文科求真义

作者:越上南吳

2019-01-29·阅读时长3分钟

680人看过

Ts君读完我的《有害的历史》,问了我一个问题:人文科学的研究能完全用自然科学的方法吗?

我说,不能,绝对不能。自然科学的任务是发现真理,人文科学则不能有真理,只能有判断。人文科学一旦声称发现真理就会坏事,就会给这个世界带来血雨腥风。你可以说牛顿和爱因斯坦谁对谁错,谁更厉害,却不能这样去比较李白和苏轼,只能说李白和苏轼哪个你更喜欢。这里只能有判断,不能有真理。

Ts君说:历史不就是努力看清真相吗?历史书上记载可能有错误就去考古,就去发掘。

我说,人文科学固然可以(而且是必须)和自然科学跨界合作,然而这不代表人文科学可以完全套用自然科学的研究方法。两种科学的任务不一样,方法又怎么一样得来?比如研究历史。历史固然要探求真相,但是真实的历史只有回到人的判断中才有意义。自然科学求真理,人文科学求真义,两者都是求真,却决不相同。没有意义的真理,不是人文科学研究的目的。唯有当真理之上有人的判断介入,一切才会也必然会生出意义。

有人问苏格拉底:“你终日言必称真理,那么请问真理究竟在哪里?”苏格拉底回答:“真理?真理无处不在。”

真理无处不在,然而意义只存在于人的判断中。如果世界上的人类灭绝,一切事物身上的真理都不会消失,但是它们所承载的人文意义就会荡然无存。

譬如今天有很多古文字已经失传,无人能懂。你看着那些文字,文字的自然真相就在眼前,它的一笔一画,可以保留得分毫不差,然而你读不懂它要传达的意思,对你来说就已经损失了这些文字本来的意义。所以,一段阿拉伯文挂在墙上,你看在眼里和一个阿拉伯人看在眼里,它的真实面貌都是一样的,但是这段文字在你们两个人的头脑中形成的人文意义却完全不同。或者换一种情况,比如你懂汉字,那么一段文字写出来,内容相同,分别用隶书、小篆、宋体、金文写,它在你眼前的自然面貌显然不同,但是你看了它,解读出来的意义不会变。可见,一件文物的人文意义反而比它的物理面貌更反映出它的真实。你不能说人文意义是主观的,是虚的,真相是客观的,是实的,所以人文意义就没有价值,或者不如自然真理那么有价值。你看到的,可能并不真实;你没有看到的,反而可能更真实。这就需要你的判断。这是人文科学要做的事。

再打个浅显的比方:有一只猫在面前,你说它属于脊索动物门脊椎动物亚门四足总纲下孔类哺乳类真兽亚纲劳亚兽类食肉目猫形亚目猫科猫亚科猫属利比亚野猫种家猫亚种,这是自然科学,是通过解剖、基因测序、化石挖掘得出的结论。你说这只猫好可爱,这只猫好调皮,这只猫好高冷,这是人文,是人作出的判断。你说人文能完全套用自然的研究方法吗?用自然的方法,怎么得出人文的结论?

所以,比起自然科学,事实上是人文科学更难。判断力不是容易教会,也不是容易学会的。

Ts说,他觉得文科很多时候在创造偏见。这是文科不如自然科学的地方。

我说,文科到处都是偏见。既然是判断,哪有不偏不倚的?所以学人文科学贵在择善而从、坚守正道。自然科学不需要人坚守,只需要去发现、去证明。这就是人文科学比自然科学难的地方。从事人文科学,你得学会做正人君子,一方面自己学,一方面跟着正人君子学,然后一生孤独,一生坚守。

你可以看到,一个人做自然科学的研究,人品可以很差,成就却依然可以很高。做人文科学的研究不行,只有人品高,成就才有可能高。那些被吹捧得春风得意的人,一时的名头可以很大,实际的学术成就却依然逃脱不了人品的限制,人品是一个人文学者学术成就的天花板。这里的原因也是显而易见的:自然科学的任务是发现真理,人文科学的任务是判断真义,真理无处不在,真义只存在于人的认识中,所以人品不会影响真理,却会左右人的判断。

你能用不论哪国出产的录音机轻松录下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却永远不能指望一个不懂阿拉伯语的人讲得出一口流利的阿拉伯语:就是这么一回事。

文章作者

越上南吳

发表文章85篇 获得21个推荐 粉丝1036人

一名專種裸子植物的德語教師

中读签约作者

现在下载APP,注册有红包哦!
三联生活周刊官方APP,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下载中读APP

全部评论(11)

发评论

作者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