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读

5个月追回!流日国宝归国之路

作者:三联生活周刊

多天前·阅读时长5分钟

204人看过


 

从日本追回的国家一级文物“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从接到举报到接收文物,成功追索历时仅5个月。


文 | 郜超
今年5月,湖北省博物馆馆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方勤收到了一份来自国家文物局的委托,其内容是鉴定今年3月9日被日本一家拍卖公司“下架”,当时仍在日本的一批青铜器。鉴定工作进行了两周。方勤告诉本刊,“当时我们判断这应是在20年以内,出土于湖北省随枣一带的春秋早期曾国文物。
这批青铜器就是9月10日国家文物局宣布由日本追回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是近年来我国在国际文物市场成功制止非法交易、实施跨国追索的价值最高的一批回归文物,其中包含1鼎、1簋、1甗、1霝、2盨、2壶,共8件器物,每件均有铭文,一共多达330字,铭文的笔画圆滑,字体饱满,布局错落有致,被认为极具艺术价值。“8件器物上分别刻有「鼎」、「盨」、「壶」等铭文字样,例如组器中鼎的表面就刻有「鼎」字本身,这种为自己注释的青铜器是很稀有的。”方勤认为“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在考古上也很难得。
部分铭文
方勤还注意到:“「曾伯克父」的字样也被铭刻在每一件器物上,很有特色。”它包含了三层意思:“曾”是国名,“伯”是称呼,“克父”是器物主人的名字。
历史上的“曾国”位于现在湖北随枣一带,由于缺乏传世的历史文献记载,它被称为考古发掘“挖出来的历史”。在殷墟出土的商代甲骨中就见有“左比「曾」”的卜辞。不过,曾地成为人们认知中的诸侯国,要到周成王时期的分封建国。1978年,在湖北随州出土的曾侯乙编钟曾轰动一时,“曾侯乙”就是当时曾国的诸侯,现在这批国宝收藏在湖北省博物馆中。
那么,“曾伯克父”是谁?他和曾侯乙又有什么关系?方勤告诉本刊,“根据「伯」的称呼,克父很可能是春秋早期曾国统治者的长子,但当时家族长子也未必加冕为诸侯,故虽其年代在曾侯乙之前,但未必是乙的直系祖先,不过他确实是乙的先祖辈,有助于完善曾国世系研究。
争分夺秒
2019年8月23日深夜,当从日本东京起飞的CA168次航班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降落, “曾伯克父”青铜组器也安全着陆,并于次日凌晨入库,这时工作人员终于舒了一口气。
5个多月前的3月3日,国家文物局接到举报称,疑似从我国非法流出的文物“曾伯克父”青铜组器将出现在日本“东京中央2019年春拍”3月12日现场。组器中的“簋”器还被印在拍卖会的宣传海报上。这场拍卖会的举办方“东京中央”成立于2010年,为日本首家以公开形式拍卖中国艺术品的公司。在拍卖时间表中,有中国字样的专场出现了四次,宋末元初书法家赵孟頫的《洛神赋行楷卷》、清雍正时期的“青花喜上眉梢抱月瓶”等文物均拍卖过,抱月瓶以近9000万日元的价格成交。
3月9日,国家文物局赶在拍卖会之前向日本驻华使馆提供了文物流失的证据,并依据两国共同加入的1970年《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简称“1970年公约”)提请日方采取紧急措施。在日本政府协助下,东京中央于3月9日当天中止了“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的拍卖。
之所以争分夺秒,是因为拍卖一经成交,标的物“所有权”就变更了,“由于外国国内法对于物权有不同程度的保护,我们将更难以索回文物。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兼任教授、华东政法大学国际法博士、复旦大学考古学博士谢银玲告诉本刊,“例如2015年前后在欧洲展出的肉身佛像被疑为福建省大田县1995年被盗的那尊,中国虽然第一时间展开追讨,但被收藏者以文物为善意购得而拒绝,至今仍未回国。
另一例是2010年“武惠妃石椁”,其从美国古董商处送还我国的过程就更加曲折。因为此文物经过了转手,调查和追索工作长达6年,仅说服美方买家归还就用了两年多的时间。
追溯困境
不过对于中止拍卖的理由,拍卖公司东京中央在3月9日也并未公布实情,而是对外宣称“涉及家族遗产纠纷”。
这是因为,东京中央方面记载着一个不同版本的“曾伯克父”青铜组器的身世——“经专家繁复考证,乃柯莘农挚友,近代名人萧振瀛因时局动荡,为躲避战火,代友转藏至西安柯莘农处。”故事还附有“萧振瀛致柯莘农书信资料”的照片。按照卖方的这套说法,这组青铜器是民国旧藏,经由合法途径流传,最终进入日本。
 但中国国家文物局在接到举报后的3天内掌握了关键情报:该批文物曾于2014年现身上海,全国的文物进出境审核管理单位却均未查得其进出境记录。3月8日,上海市公安机关查明文物委托拍卖人和实际持有人周某有走私犯罪嫌疑。警方从刑侦角度初步判断:这批文物实为近年来走私出国。

之后,收到国家文物局鉴定委托的湖北省博物馆、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发现,该批青铜组器的器型、纹饰、铭文符合春秋早期青铜器的典型特征;铭文显示器主为‘曾伯克父甘娄’,锈色呈‘新锈’状,缺少流传的历史痕迹。随后经历两轮进一步鉴定,我国方面得出了“该批青铜器应是20年以内出土于湖北省随枣一带”的结论,又从考古角度进一步否定了卖方的流传故事。
于是,此次文物追索在 “1970年公约”框架下顺利进行。但是,刑侦和学界对文物的最后出现时间和出土时间如此较真,也是出于这份公约实在缺乏“追溯力”。
首先,“1970年公约”并未强制规定“被请求国”归还其加入公约前非法取得的文物。谢银玲教授再次以福建“肉身佛像”为例解释,“当时荷兰持有人声称购买坐佛的时间是在1996年,据说其持有收据等证明。而荷兰加入「1970年公约」是在2009年,其时间在坐佛流入荷兰以后,公约目前也尚未在国会通过,因此造成公约在本案的适用存在困难。
也就是说,此次我国能在“1970年公约”框架下展开行动,有赖于能够证明文物是在2014年以后被走私出境的。但如果“曾伯克父”青铜组器是抗日战争期间被掠文物,或是在日方加入公约的2002年以前被走私出国的文物,公约将无能为力。
中国同时加入了1995年《国际统一私法协会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其追溯力仍有类似缺憾。于是在加入同时,我国特别声明了“保留对历史上被非法掠夺文物的追索的权利”。谢银玲告诉本刊:“近年来中国一直在参与草拟文物返还的另一个国际公约,试图合理解决固有公约追溯年限不足的问题。
另一方面,“即使加入公约,若没有在国内法批准执行,公约本身也没有约束力。谢银玲指出。日本这次的配合,是依据了日方践行“1970年公约”的《文化财产非法进出口控制法》等日本国内法律。相较之下,荷兰加入公约至今,其国会都没有批准公约在其国内生效,所以也无相应国内法可依。
在公约框架下由国与国签署制约国内法的文物归还双边条约,是目前解决此类问题的另一种思路。例如,中美于2009年1月签署了合作打击文物走私的谅解备忘录。今年3月,美国在该框架下向中国一次性返还了361件文物。

根据中国文物学会的统计,中国流失海外的文物超过1000万件。“在现行国际法以及各国国内法的的现实下,国与国之间的善意相当重要,尤其许多缔约国的国内立法程序还很漫长。” 谢银玲还表达了另一层忧虑:“除了推动国际合作,我们自身对文物的保存和研究的后续配套力量也有待增强。



阿葱静宸 2人推荐

文章作者

三联生活周刊

发表文章2902篇 获得3个推荐 粉丝36573人

一本杂志和他倡导的生活

中读签约机构

现在下载APP,注册有红包哦!
和10000+会读书的人一起阅读,分享读感

下载中读APP

全部读感(0)

写读感

作者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