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读

醉花

作者:qmprm

多天前·阅读时长2分钟

59人看过
春就像是感情细腻的姑娘。

今天谷雨,时不时有阵风伴着细雨,去年的今日也是阴雨天,我常想,春就像是感情细腻的姑娘,临别时总会落泪,但从不落下嚎啕大哭的倾盆雨,只是洒下恋恋不舍的几行清泪。

天是灰白色的,是江南常见的春阴日。吴冠中先生在文中曾说,“银灰色多呈现于阴天,我最爱江南的春阴,我画面中基本排斥阳光与投影,若表现晴日的光亮,也像是云朵遮日那瞬间。”我站在窗前,看着楼下小路上的法桐经过一整春的滋润,那绿叶已不再柔嫩,风扫过团团相围的树冠,如波浪一般一层一层摆过去,眼里灰白的清阴仿佛被这绿拨亮了,也跟着伸展了很远。

其实,每到春天我的视线常常是落在一棵泡桐树上,它像是在人居之处的夹缝中生生地冒出了头,挺直长高了,才铺散开来,肆意地开着花。这泡桐花总会勾起我儿时的一桩傻事。

记得当年大院的小操场西北角有一棵很粗大的泡桐树,笔直的树干,黑褐色的树皮并不粗糙,大约有了近十米才分出伞状的枝叉,桃心形的叶子宽大,叶柄也相较普通的树叶要长些,所以拿在手上倒像一把蒲扇。春天满树缀着一簇簇倒挂着的泡桐花,大半个操场都能闻见它的花香。泡桐树下落了很多的花,淡紫色,形如喇叭,花瓣柔嫩绵软极了,有的落花老了,会有一块花瓣发黄,像生锈了似的。放学后我们喜欢去操场玩,地方大,撒得开。

那一日我们捡了一些干净的落花,把褐色的花萼去掉,放到嘴里“吹喇叭”。一个小朋友新奇地叫着:“哎,我吸到了花蜜,甜的!”,我听了也狠狠地深吸了一口,果真是甜的,连花香也变得浓郁起来。大家就这么“吹着花喇叭”疯跑。可是,也就几分钟后,我觉得头晕,像晕车一样,头上身上开始冒汗,我蹲了下来,吐掉花,想呕,小朋友们都围过来询问,我难受得说不出话,低着头,坐在地上。过了好一会儿,操场上的凉风让我的呼吸渐渐顺畅,不再冒汗,头晕也好些,朋友们没了继续玩的兴致,各自回家了。那日我早早睡下,没敢跟父母提身体不舒服的事情。到第二日我就又鲜蹦活跳的,全无大碍了。

几日后我和妈妈路过小操场,闻到了花香,就说:“妈,这花特香,我还吃了花蜜呢。”我的话音刚落,我妈一脸嫌弃地脱口一句:“脏(她的扬州口音四声)死了!”我晕花的故事就这样从嘴边又咽回了肚子,哪里还敢再提起。我家一直有一句从老家扬州祖辈那里继承的老话:“闻花嗅骨倚栏杆”,这是小孩子忌讳做的三件危险事。(闻花,易把花蕊中的粉末吸进鼻腔;嗅骨,易把稀碎的骨渣吸进气管;倚栏杆,就是栏杆不稳用力靠着易发生意外跌入河中)这句家传的训话是被牢记的,而我,犯忌了。

后来,我知道这可能是对花粉过敏,而产生了“醉花”的生理反应。从此我对泡桐树的感情便与那次“醉花”再也分不开了。每年春天,楼下那棵泡桐开花之时,我总喜欢在窗边多站一站,尽管离得有点远,看不真切泡桐花的模样,但我知道那一树花是极香甜的,因为三十多年前有个傻丫头吸食了泡桐花蜜,而后,醉倒在了树下。

0人推荐

文章作者

qmprm

发表文章19篇 获得0个推荐 粉丝4人

现在下载APP,注册有红包哦!
和10000+会读书的人一起阅读,分享读感

下载中读APP

全部读感(0)

写读感

作者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