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读

我从山中来

作者:英小姐

2020-11-18·阅读时长5分钟

916人看过
这是我家的一亩三分地,我很多时候独自一人待着的地方,让我和同龄人有些脱节的地方。

我家是在山顶,是那种南方的小丘陵,山上只有我一家,山下也有一户人家。早晨太阳从对面那座山上升起来,傍晚从我们这座山下去,日子就在这样一升一降中过去。和朋友闲聊的时候,谈起这个话题,他们都会诧异,感觉我是个下了山的山顶洞人,好像我和他们相遇之前不是在同一个时代来着。


房子是个平房,一层高,不是很大,只有四间房,除了一间是客厅以外,其余的全是卧室。房子左右两边分别是用简易的木板搭建的厨房和厕所。哼哧哼哧的把梯子抗到屋背,倚靠在墙壁上,就那么爬上屋顶。站在屋顶,你能眺望远处丹霞地貌的风景区、看到对面那座山脚下一亩一亩的稻田、看到山脚下的105国道、听到过路的大汽车压过减速带的声音,有的时候还有山下人家样的鸡鸭的叫声传来。


面向房屋的话,左边是一片竹林、右边是一片板栗树、后边是桃树、前边是桂花树。紧挨着们的还有四大株葡萄藤,我父亲给它们搭了个支架,夏天的时候,上面缀满了青涩的葡萄。不过这种葡萄不好吃,涩口,只不过是偶尔摘上那么一串。不过我对这几株葡萄印象最深的还是以前读书放暑假的时候,它给我带来的恐惧。


关于葡萄


我是初中的时候搬到山上去了,从那个时候,暑假基本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待在上面,偶尔我堂妹会上来坐坐,大半部分时间都是自己一个人待着的。夏天的时候,葡萄藤长的特别茂盛,感觉能把架子给压弯了,风一吹就能听到叶子拍打叶子的声音。可能是因为长期一个人待在的原因,我对细微的声音特别敏感,很没安全感,所以喜欢把电视打开,不看也可以。可是后来,电视坏了,我就什么也没有了。那个时候我还没上大学,是没有资格要求要手机的。



夏天快要过去的时候,葡萄叶子开始枯萎,只要一点点风,叶子就会脱落、打转,在地面上发出让我害怕的声音。因为在我听来,那个声音就像人的脚步声,有人在靠近我。可是,我是知道的,没有人会上来的。

关于桂花


桂花是后来才种上的,原先中的是脐橙,因为我家那边脐橙蛮有名气的,卖的还不错,能添点收入。可是刚种上脐橙苗,我家那座山靠近国道的地方就被征收的大半,剩下的也就只够自家尝鲜了。再后来,听说,我家那个地方所有的脐橙都生病了,必须全部砍掉,所以它们一颗也没留下,全部当做薪材烧水煮饭用掉了。因为这,我家门前才种上了些桂花树,有月月桂、八月桂等等。这些桂花的长势有些参差不齐,大的很茂密,小的就跟刚种下去的小树苗一样,而且也没有经过修剪,都是按照它们自己的心意长得。我记得大学有一年,刚过完年,家里也没人,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突然就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山上起火了,从山脚下一直烧到家门口,就差那么一丁点,就烧到房子了。所以啊,我想,哪些桂花长得不好看是不是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呢。


关于竹林


其实那片竹林是两户人家的,除了我家的,另一边就是我堂叔家的。小时候放寒假了,自己就会拿着个小锄头跟着大人一起去寻宝----冬笋,但是直到现在也没有成功的挖到过。对我来说,这实在是太难了。找冬笋完全看经验积累,像我这样一个青瓜蛋子,啥也找不到。就算大人找到了,让你来挖,你也很容易让这颗来之不易的冬笋夭折。但是,春笋就比较容易发现了,谁让它冒出尖来了。不过,春笋不能挖太多,要留着张竹子的。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在家闭关了很久。而且家里出入不是很方便,所以有大半个月,餐餐都有春笋,各种油焖春笋、酸辣笋丝、笋干焖肉等等。这年是我第一次挖到那么多的竹笋,中午吃完饭,和读高三的堂妹一起到竹林里挖起了竹笋,也就二十多分钟的样子,就挖了一大袋,那种小的我们就不动,长在斜坡的也不动,毕竟是南方还是要防止滑坡的。我记得,吃到最后大家都是在不想吃竹笋了,我就把它做成了酸笋。新鲜的竹笋剥掉笋壳,用刀对半切开,冷水入锅,煮啊煮,煮好后捞出来用冷水清洗一下,放在有阳光的地方晾干。然后把准备好的坛子清洗干净,晾干。最后,把笋放入坛子,注入凉白开,加入上自家酿的葡萄醋,封坛就可以了。酸笋鱼、酸笋鸡杂、酸笋配面条都很好吃的。


关于桃林


屋子背后是一片桃林,种的是鹰嘴蜜桃,那种桃子是隔壁省的品种,我始终感觉本地种的鹰嘴蜜桃还是没有原产地的大,也没有那么好吃。往年,我回去的时候,这篇桃林也就只剩下光秃秃的枝丫,幸运的话,离开的时候能看到桃花开了,这个花的颜色不是那种粉嫩嫩的,是那个玫红色,带着点诱惑。我记得,有一年,我带着单反回家,刚好那个时候桃花开了,我的奶奶还特意过来,站在这篇桃花前和我的堂妹合影来着。听我堂妹说,有桃胶的时候,她和奶奶还一起去摘桃胶,有的时候还能看到野鸡在飞。这是我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今年,在家待得时间很长,从干燥的枝丫到桃花满枝丫再到新叶冒出芽,我都见到了。掀开窗帘、打开老式的窗户就能看到窗外的桃花。春雨润如油,那个时候家里时打雷下雨,然后就有一个多星期没打开窗户看看了。天晴了,再次打开窗户的时候,桃花谢了,取而代之的是嫩绿嫩绿的桃叶,那是一种不一样的风景。


关于板栗树



说到板栗,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件小事:有天早上,我和父亲还有哥哥打开栅栏、走出院子,从这片板栗树(这不是我家的)路过,那个时候,刚好是吃板栗的季节,路边有一个很大的板栗躺在那里,是那种没有最外围的毛刺的。看到这个,我和我哥哥对了个眼神,然后,就被父亲教训了一顿,"敢动手拿别人家的东西,我把你的手都砍了"。我是很怕我父亲的,直到现在也是,只要他一个眼神扫过来,就呆若木鸡,动也不敢动。在我看来,在路边捡一个小小的板栗,其实并没有多大问题,可是我父亲却是从来不允许我们做这种事情。有的事情,他不让我做,我就不敢做。但是,有的他不让我也还是会偷偷摸摸干。比如对于辣条这件事。我父亲是从来不允许我们吃这种垃圾食品的,但是我们从小还是会偷偷吃。攒了钱,就沿着国道,跑到小卖部,买最喜欢的那款辣条,我会偷偷地藏在裤腰带那个位置,然后用T恤一盖,感觉谁也看不到了。我记得,有一次买了一包大包的辣条,一个人吃不完的那种,我、堂妹,还有堂弟就躲在这篇板栗树里,偷偷摸摸的吃起来,因为我们知道,平常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不过,即使是这样,我们还是很担心背后会响起脚步声和训斥声。



这是我家的一亩三分地,我很多时候独自一人待着的地方,让我和同龄人有些脱节的地方。

文章作者

英小姐

发表文章1篇 获得1个推荐 粉丝1人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现在下载APP,注册有红包哦!
三联生活周刊官方APP,你想看的都在这里

下载中读APP

全部评论(1)

发评论

作者热门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