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读

除了性情上的因由,更重要的是,沈从文在书写中折射出的爱情观念,在面对现实生活的实际择取时,往往显得难以自洽,极为挣扎。简单而言,他一面讴歌苗寨传奇、军士水手妓女那富有悲剧性与生命力的爱情,讥讽嘲弄都市男性在“文明”的压抑下失去爱欲活力的“阉寺性”,一面却不得不在情感与道德的冲突下,陷于无法自拔的压抑之中。他赞美着翠翠(《边城》)、三三(《三三》)这样温柔淳朴的乡间少女,实际却爱着张兆和、高青子这样的摩登女性,这与他的自我认同可堪类比——自矜于乡下人,同时努力成为一个绅士。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才可以理解学者赵园的那句话:“沈从文是一个缺乏悲剧感的人。”

05-11 11:29

0人推荐

0人转推